目前日期文章:2008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對我而言,海角七號的電影是成功的,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我,壓力經常大得讓人想逃脫,我很高興它替我們喊叫出那句話。台灣的美,台灣人不自知或不自惜,透過電影,我們重新地檢視這片土地,重新地看看這樣可愛的人兒們。

終於有人說出台灣的價值,就是有這麼多願意付出真情與溫情的人們!福爾摩沙美麗的島嶼渾然天成,源自於自然地理的獨特成因,也源自於多種族與多時代的堆疊。台灣有認同的焦慮,有藍綠的焦慮,有被殖民的焦慮,台灣的年輕人說:我不知道台灣的文化到底是什麼?有人鼓譟著台客、鋼管舞與檳榔西施。具本土意識的藝術家說:難道只能這樣淺薄的看待台灣文化,那過去美好溫潤的一切,就這樣被簡化。

我說:用心的看待這片土地吧!這片土地雖小,卻蘊含著驚人的能量。我不知道我是什麼人?但長在台灣,我很榮幸!

這個療傷的行程,在離開恆春古城後我們前往三地門,為著兩週前在工藝所看見的蜻蜓雅築製作得琉璃作品,久久不能忘懷,那是我一直喜愛的琉璃珠。

R0031419.JPG
白色的勇士之珠,送給了智慧與勇氣並俱,用“生命”守護友情的人。

denim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台北總是下著陰陰綿綿的雨,總是到處都人的人口密度,不曾停止地發放著廣告訊息-在你有意識無意識的任何時候,空氣中只有一種味道,是車輛排放的穢氣,在台北,追求著的是永無止盡的欲望,並為慾望所苦。

搭高鐵南下,陽光從無到有,再從雲層中完全露出,陽光射下的角度,讓一切毫無隱匿。也許是因為這樣,南台灣的陽光似乎能將憂鬱蒸發,面對著大海的墾丁,更是寬敞人的心胸。豆導的「我在墾丁天氣晴」,墾丁地方的療癒力量是劇中隱含的主軸,在城市裡衝撞的人,心靈受傷、毀壞,在墾丁人物的溫暖與環境啟發下,得以獲得重生的力量。


 
●乾燥的土地與陽光孕育飽水的洋蔥。

"我操你媽的台北",在「海角七號」中揭開序幕,ㄧ吐台北生活的穢氣與不得志,我毫無目地的來到屏東,為得是陪伴ㄧ顆疲倦的心,竟也不自覺地探求海角劇的點滴。心情不好時,他會到海邊撿石頭,不同時間撿得石頭放在不同的玻璃罐中,來計算難過的日子。ㄧ早到了滿州的海邊,雲層很厚,海面變得灰暗,問他什麼樣的石頭才是寶石?他說:有緣的就是啦!

 
●在滿州的這片海灘…
 
我還是習慣毎撿起一落就要他挑選一次,撿石頭的時候,腦袋很安靜,確實能讓心情平穩。挖開表層較大的石塊後,下層的小石因為潮溼,容易顯現出結晶部分的光澤,我不懂石,但我希望能撿到他心中的寶石,做為一種安慰。在海邊他顯得很快樂,或至少平靜。

   
●土地所包容的一切。


 

 

 

denim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